乌鲁木齐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安全

傲世神尊第五百零九章无双之威营养

时间:2021-01-14 来源网站:乌鲁木齐汽车网

傲世神尊 第五百零九章 无双之威

杜聿明右手伸在那血色长枪一尺处,脸上一片平静,眼神冷漠,却是毫不惊慌,一对血眸迅速向四周扫了一下。

随后身体突然一定,一缕冷厉的光芒从眼中划过,杜聿明左掌电花闪烁,发出噼哩啪啦的声音,向着侧方张也不应由谣言发布者承担。开。而就在杜聿明张开手掌之间,一道巨大的金色巨龙咆哮着朝他轰然扑杀过来。杜聿明脸色突然一变,身影突然变得模糊,眨眼之间,便消失在原地,和他一起消失的,还有那柄血色长枪。

轰!

下一瞬,几乎是在封逆出手的同时,一股沛然巨力重重的轰在封逆身上,那力道之强,比之封逆之前斩杀的几头僵尸何止强了十倍,这一次,封逆闷哼一声,被高高的击飞到了虚空之中,高高的,一路鲜血飞洒下方,杜聿明的身影在离原本位置十丈的地方显现出来,手中抓着那柄血色长枪,猩红的光芒照在杜聿明脸上,却是备显狰狞。

啪嗤~

杜聿明背后,一支蝠翼上,突然出现一缕细细的裂痕,那道裂痕从右上方,一直拉到蝠翼的左下方,但听一声脆响,杜聿明背后的一只蝠翼突然一分为二,另一截向着地面坠落。

杜聿明没有回头新欢已然入洞房。新教练组已经上岗,右手紧紧握住了血色长枪,森然的声音在虚空中回荡:混账,居然敢伤害我高贵的身体,以深渊一族的名义,我要让你的**和灵魂统统坠入无尽深渊,万劫不复!

说罢,杜聿明右臂一挥,突然将那血色长枪松开,那柄燃烧着血色火焰的长枪便飘浮在虚空之中,杜聿明右手一伸,又是四柄燃烧着血色火焰的长枪排成一列,赫然在杜聿明身前排开。

嗖嗖嗖嗖!!!

一连四道血色枪影划破虚空,朝着天空直追而上,一缕阴影从杜聿明眼中划过,右手一伸已然握住了悬浮在身旁的那柄长枪。

杜聿明仰望着长空,目送着那四柄血色长枪,剌穿那道身影的肩膀与大腿,带着道道站各方面表现的会比没有做内部链接的站点更好。鲜血,向着地面坠落。

左手一伸,那道坠落的半只蝠翼便自动浮起,向杜聿明背后的半截蝠翼靠去,两支蝠翼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一道血色火焰从裂缝出冒出,熊熊的燃烧起来,杜聿明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然而,下一刻,意外发生。

嗤!

原本正在愈合的蝠翼,突然之间发出一声嗤响,随后从那腾起血焰的地方,一道裂痕再次出现。

咔嚓!

半截蝠翼再次坠落在尘埃,为尘土所覆盖,杜聿明的脸孔便在那血色的光芒中闪烁不定,脸中一抹惊色一闪而过。

怎么可能?为什么会这样杜聿明心中吼叫道。

猛然一抬头,数百丈外,封逆瘫倒在地上,四柄长长的焰烧着血色火焰的长枪将他钉在地上,自血色长枪与钉入之处,一股股带着血腥味的青烟腾起,封逆身下,血液凝固如浆。

封逆身上,浓浓的血焰腾起数丈之高,连带附近的空间,都变得扭曲,从一面往另一面看去,一切都扭曲着。

杜聿明用力一踏,脚下一片面积广大的尘土呈幅射状,飙扬开来。而杜聿明则如大鸟般,腾上数百丈的空中,双脚并拢,伸得直直的,双手展开,脑后,一头黑色长发剧烈波动起来,如海藻一般舞动。

下一刻,杜聿明双手展开,眼中一片杀机沸腾:来自深渊的制裁,死吧!

双手一合,血色长枪在胸前一合,杜聿明屈起手臂,随后俯瞰着大地,用力掷出了手中的血色长枪。

嗤!

虚空中,血色长枪燃烧着浓浓的血焰,托着长长的尾翼,在空间的轰鸣声中,以威临大地之势,从长空之中坠下,目标,赫然便是被四杆血色长枪钉在地上的封逆。

死亡的威胁,浓重到无以复加,几乎是在血色长枪射出的同时,远远的,长枪上蕴含浓浓的杀气便已笼罩了封逆。

看着那如流星般射来的血色长枪,封逆仿佛已经嗅到了死亡的味道。这一刻,时间仿然已不存在,一切都变得与已无关般,耳中传来嗤嗤的灼烧声,那是四柄血色长枪深入血肉之中,灼烧着血液发出的声响,最初的时侯,血焰灼烧,从枪身下腾起的是白色的雾气,但现在,已然化为血色的雾气,一股股血雾氲氤在封逆身周,一部分血雾甚至渗入了封逆的眼眸之中。

血色枪身在眼中迅速的变大,变大,它枪柄后拖起的尾焰已然浓烈的无以复加,便如一颗慧星坠入地球一般,所过之处,空气发出隆隆的呼啸声,并且燃烧起浓浓的青烟。可以预料,如果被这一枪命中,封逆纵然有泼天之能,也绝对免不了一死。

电光石火间,封逆的一双眼睛,突然闭上,随后猛然张开,张开的眼睑下,左右双眸,同时呈现冰冷的银白

在死亡的压力下,封逆终于发动了一个他从来没有施展过的强大技能――无双!

下一刻,整个世界在封逆眼中变成了黑白之色,天地,不再是天地,在封逆眼中,一向习惯的天地,突然大为变化,再没有什么云,再没有电,只有线条,一缕缕,密密麻麻按着各种规律纠结的线条,每一缕线条都蕴藏着强大的能量。

仰首向天,天空波澜变幻,一道道能量充斥于那无数线条组成的苍穹之中,每种能量强度不同,在眼中展现的颜色便不同,在那线条与循环流动的能量之间,更多的是一片虚无,深沉漆黑的虚无。

俯首对地,大地不复为地。这个世界职工最贴心的哥,变幻成了一个线条织就的鸟笼,一条桑蚕吞吐的蚕茧,天地之间,充满了黑白两色的碎片,封逆从未想过,这天地,其真实样子,居然是这样子的。当然,这个时候,封逆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思考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因为,无双一开,他所有的情绪瞬间消失,剩下的只有战斗本能,天下无双的战斗本能。

伸出左手,探入天地间,一块黑色的碎片之间,封逆漠然的看着一截手臂渐渐的消失不见,仿如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而心中,却是无喜无悲仿如这世界,再与已无关一般。

掉转头,封逆看到四柄血焰组成的长枪依然钉在自已身上,与血肉相连,透过肌肉,封逆只看到一块块蜂窝状结构的骨骼,与枪尖相连的地方,一缕缕的能量逸散开来。

封逆慢慢的抓住那柄血焰组成的长枪,长枪上,那腾起的火焰,在封逆手底下渐渐焰灭。

噗!

封逆抓住那血色长枪的枪柄,用力一拨,那长枪便连着一大块血肉,拨了出来,覆盖在肩上的铠甲出现在一个枪洞,鲜血汩汩的流出。

噗!

噗!

噗!

四柄血色长枪,逐一被封逆慢慢拨出来,那连在枪尖上的血肉慢慢的被蒸发,化成一阵青雾,静静的看着那些血肉化为青烟,封逆心中无喜无悲。

双肩及大腿处,四个洞穴汩汩的流出血液,但很快,随着一道青光绽放,那些枪身大的洞穴,便合拢开来,从创口出,一阵淡绿的气息流动,很快,新鲜的肌肉生长了出来,在古井无波的情况下,缕缕生气迅速的沿着全身经脉流转循环,迅速的修补着身上的创口,同时生血止血。

熊熊的血色火焰还在身上燃烧着,灼烧的不是**,而是灵魂。封逆冰冷的银白双眸扫过那腾腾燃烧的血焰,眉头微微皱了皱,突然之间,体内暴发出一股无形的精神风暴,那腾腾的血焰顿时如风中的残烛,立时被爆散一空,溅落地上,慢慢熄灭。

做完这一切,封逆抬头看着空中,那柄被杜聿明射来的血色长枪在空中慢慢旋转着,速度慢的难以形容,这个世界,在封逆银白的双眸之中,突然变成了一个蜗牛般的世界,一切都是那般的缓慢,慢都不可思议的地步。

血色长枪,在空中慢慢的旋转,封逆便那么傲然的站在地上,强大的风压,将封逆身侧的空气压缩一空,身下,大面积的石土被震荡开去,露出一个面积广大的空窕,而封逆便那么站立虚空之中,漠然的看着血色长枪慢慢的剌开空气,剌将过来。

或许是觉得血色长枪前进的速度实在太慢,封逆突然拨地而起,一个闪身直接掠到那杆血枪旁边,在血色长枪发出的剌耳尖啸声中,将一直握在右手中的暴君之怒猛然刺出,穿过那腾腾的血色火焰,点在了血色长枪枪身的某一处

嗤~一阵轻烟从带着嗤嗤声,从暴君之怒与血色长枪接触的位置飘出,原本就红光刺目的血色长枪陡然变得更加通红,便如烙铁一般,枪身上无数的血色符文犹如活物般沿着枪般游来游去。

下一瞬,血色长枪上,原本平和跳动的符文突然加速流动,随着那血色的火焰一起,向与血色长枪枪身接触在一起的暴君之怒疯狂游去

昆明治疗早泄费用
哈尔滨医院哪家男科医院好
福州男科治疗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