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安全

独圣 第两百七十二章 要债

时间:2020-02-15 来源网站:乌鲁木齐汽车网

独圣 第两百七十二章 要债

在曲英介绍下,李静轩在这个“安民客栈”住下,旋即和客栈的老板景淑娘认识起来。

景淑娘是一个年约二十五六充满了成熟女人妩媚的御姐。尽管曲英一直称她为老板娘,但事实上她并没有成亲,客栈本身就是她的产业,只能说她是老板而已。

景淑娘是一个风风火火的女人,她说话速度很快,言语一出口隐隐有些夹枪带棒的火气,令人听着总有些刀子嘴的感觉。当然,这样的刀子嘴只是针对熟人才如此。事实上作为一家客栈的老板,她总需要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一味的强硬自然是不可取的,是以在面对某些外人的时候,她也会表现出一副大气的小姐风范。不过,这种风范只是她的伪装,是她用来接待外人的一个面具罢了。

景淑娘是一个修炼者,她的水平不高,也不过是引气初期的水准,放在外面自然是算不得什么,可是在这个平民区里,却也算是一位小高手了。

曲英与她十分相熟,就李静轩冷眼旁观的结果来看,两人之间隐约有点暧昧的味道,似乎是彼此看对眼了,只是因为某些莫名的原因而各自硬干不已,很有些欢喜冤家的感觉。曲英每次来震城,必然入住的便是这家安民客栈,非但他本人如此,就连与他交好的朋友,他也总是介绍过来。从某种意义上说,他确实很关照景淑娘的生意。

这一点,景淑娘自然也感受的到,但她并没有将这一点放在心上,或许她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谁让曲英在这里总是扯了一个大嗓门在嚷嚷,却是让她客栈里的很多客人都饱受干扰,甚至提出种种抗议呢。

“这家伙绝对是我家客栈的灾星”景淑娘如是想道。所以她才理所当然的没有给曲英什么好脸色。

而曲英对此却是趋之若鹜。

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看着他们吵吵闹闹的模样,李静轩轻轻的一笑,摇了摇脑袋却没有什么劝说的意思。

当下,他在客栈的大厅里用过了晚餐,便直接返回自己住下的客房,闭目养神去了。至于曲英和景淑娘之间的种种,他可没有什么形式去参与。毕竟,这是两人之间的事情,是属于男女之间的事情。而男女之间的事情,是最没有道理可讲的。

“他们的事情就尤得他们去,我还是赶紧调理好自己的气息吧。嗯,昨夜遭遇煞猿所留下的一些伤口也需要处理一下。”李静轩如此想着,却是开始忙碌自己的事情了。

昨夜的一番苦战,他也承受了不大不小的伤害。身上的创口虽不致命,可走路行动之时,创口与衣物摩擦所带来的疼痛却是免不了的。这种疼痛的感觉,让李静轩越发感受到进行自己眼下事情的重要性。

向客栈的人要了木桶和热水,李静轩便在一切物件都到手之后,开始了自己对自己力量的文洋。尽管没有镜子,但李静轩还是凭借着自己对身体的感应,用热毛巾敷了伤药按在自己的伤口上。一时间偌大的房间里毛巾凭空而起,令人几疑自己是不是到了鬼屋。

这是李静轩在开辟了上丹田之后,将精神力凝聚到一定程度之后而掌握的一点能力。在李静轩看来这是一种对精神力很简单的很直接的运用。这不过是精神力幻化为丝拉扯物品而已,算得上是一种简单的驱物手段。也许这种手段的成长结果很是喜人,但是在眼下这种能力也就只能帮自己做一些小忙而已。算不得什么太大的本事。

在上好了伤药之后,李静轩盘坐在床上,开始调息打坐起来。他不睡觉,只是在练功。对于他来说练功比睡觉要重要得多了。

就这么盘坐着调息,一夜转瞬即逝。但第二天的太阳升起的时候,李静轩从床榻上起身,轻轻的推开客房的窗户,对着东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朝气,将一抹淡淡的紫色纳入自己的百会穴中,再次增强了自己上丹田之内的阳和之气。

天亮了,起床了。李静轩起的很早,而作为客栈的老板景淑娘起的更早。随着太阳一点一点的升空,原本沉寂的街道渐渐的喧哗起来,城市从睡梦中清醒开始了新的一天。

早上,用过早餐。曲英便带着李静轩离开了客栈。他们从平民区里出来,沿着繁华的大街北走。在曲英的带领下,七拐八绕的来到了一处看上去就很有些高大上的地方。

这也是一处街区,可这街区里房屋建筑的模样和其散发出来的莫名气势都和平民区都了太多太多的不同。

“这就是震城的富人区吗”李静轩小声的询问道。

“嗯,就是这里了。”曲英轻轻的点头,他看了看前面的来路,小声的告诉李静轩:“不要以为在这里的都是富人就认为他们很容易还钱。事实上,就我一路遇上的情况来说,富人是最会借钱角色,也是最会赖账的角色。他们中有的是因为一时的收益不好,没法还;有的则是存了有欠钱就是大爷念头,强硬的赖着总之我要账的目标里十个有七八个都是这样的货,真是令人厌恶无比。”

“怎么赖账的人很多”李静轩闻言轻轻的扬了扬眉头。

“多基本上我要找上门的目标都有几分这样的心思。”曲英哈哈一笑,却不怎么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不过,这总事情想想也是合情合理的若不是他们赖账得过分了,又怎么会轮到我呢。”

“嗯,这么说也是”李静轩明了点了点头,随即询问曲英:“那么这一次我们要面对的是谁”

“这个嘛”曲英托着下巴想了好一会,这才严肃了神色吐出一个人的资料来:“楚千雄,金瑞赌坊的老板,他欠债高达十万六千元石。”

“十万六千元石”李静轩微微有些咂舌,“这还真是一个了不得的数目呢。”李静轩觉得这个数目很大。毕竟他浑身上下的元石加起来也没有一千块。毕竟在这个震城买一栋带院落的房子也只要区区的三千。

“十万六千元石这能买多少院落呢”李静轩小声念叨着,却又问出一个问题来:“对了,楚千雄为什么会欠下这么多钱啊他开赌场的应该是是日进斗金才是。”

“这个”曲英伸手抓了抓自己的脑袋却是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他只是接受任务,负责过来要账的人而已,根本就不知道楚千雄是怎么欠钱的。

“那个我可不清楚。我只是负责把元石要回来罢了。”曲英老实的承认了自己的无知。不过,他也是有理由的:“只要我能把元石要回来,其他和我根本就没有关系吧。”

“嗯,这么说也是”李静轩点了点头,觉得他说得也很有道理。

两人如此说说谈谈,就这么在大街上走了差不多一刻钟功夫,曲英的脚步终于停了下来。

“怎么了”李静轩小声得了问他。

“前面就是楚府了。看样子,楚千雄似乎已经做好了准备啊。”曲英的声音越发小了,他偷偷的朝那边的大门瞄了一眼,随即又迅速的转过身子,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

“做好准备了他知道你要来”李静轩歪了歪眉毛:“他怎么知道的你又是怎么看出的”

“这个你没看他府里凝聚着一团煞气么他正在整军备战呢。如此气势,在震城里不是为了我又是为了谁呢事实上,在这个时节也只有我会来找他的麻烦呢吧。”曲英低声解释道。

“嗯确实是这样呢。”李静轩对此明了的点了点头:“既然这样”他说着直接站直身子,迈步要楚府那儿走去。

李静轩有了动作,曲英也不得不直接跟上。谁让两人是一起的呢。只是跟上归跟上,他对李静轩这个举动还是很有几分不解的:“那个你究竟想做什么”

“直接上门拜访啊我们是来要债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们有如此光明正大的理由,那又为何要畏惧呢。”李静轩很有底气的说道。

“欠债还钱的确是光明正大,只是”曲英的声音又低了下来:“你没看站在大门口的两个是引气中期的好手吗楚府的实力可不差呢。”

“那又如何不过是引气中期而已。”李静轩淡淡的言语道。对于门口的两个家伙,已是引气后期的他根本就没有将其放在心上。这一番话,他可是说得无比霸气。

“引气中期而已”曲英的表情微微有些僵硬,他为李静轩如此作为而觉得不妥。当下,他想劝说李静轩,可在转念一想思及李静轩已是引气后期的水平之后,他种种劝说的话便全然卡在了厚重。李静轩的话听在他的耳中似乎是有些自大的不中听,可是李静轩已是引气后期了,其水平应该是远在这些引气中期之上的。以其引气后期的水平来面对这引气中期的水平,确实是可以将他们全都无视掉的。

“这确实是强者话语呢。”曲英想到了李静轩的水平,却是叹息一声,没有了更多的话语。

两人就这样迈着大步往楚千雄的府邸行去。一下子就吸引两位看门者的注意。

楚千雄的宅院是属于传统的宅院,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在高高的壁墙之间开了两扇钉了三十六铜钉的朱红色大门,宽大的屋檐在大门之上遮蔽出深邃的阴影,高高的门槛说明了这户人家门第的高贵。而两尊立在门前的高达六尺的汉白玉石狮则在无言中述说主人的威严。当然,这种威严并不是完全依靠这些死物来决定的。事实上,更能体现这种威严的是守候在石狮前面的两名看门的护卫。

随着李静轩和曲英的靠近,这两名护卫的眼睛却是微微的眯了起来,一股雄浑的气势带着敌意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并在他眼睛的神光之下笼罩向李静轩和曲英。

这是气机的警告,李静轩和曲英也是修士自然很明白这一点。如果是一般人,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的话,那面对这样的气机警告,他们必然会止住自己的脚步,然后退将出去以证明自己的无意。但,李静轩和曲英却不是如此,他们是有目的,而且是光明正大的来这儿要债的。又怎么会为这一个区区的警告而退缩呢。

李静轩和曲英就此继续前进着,并不理会对面两人的警告。

他们这一番动作,自然让对面的人敌意更甚了。

“你们想要做什么”两名护院冷声喝问,其洪亮的声音宛如晴空之中打了一个霹雳似的,声音遥遥的传出很远。他们迎上了李静轩和曲英,并同时拉开了架势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我们是来拜访楚千雄先生的。还请他现身一见。”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曲英也没有什么可畏惧的了,他大声说话,直接道出了自己的目的。

“我家主人是何等的高贵,又如何会轻易会见你们这两个寒酸的家伙回去吧我们主人不会见你们的。”两个护卫中的一人大声的说道。

“为何你们的主人,那个叫楚千雄的家伙是在害怕什么吗”对于对方的拒绝,李静轩并没有将其放在心上,他轻轻的瞄了一眼那两个冷冷的开了口:“今天这事,楚千雄还是非得出来不可,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可不会容许他一直赖账下去。”李静轩冷冷的说着,继续迈步向前。

“赖账难道你们是”两名护卫倒是尽心尽责,他们直接拦在了李静轩的面前。

“我们是来讨债的让楚千雄出来吧。一直这样避让下去可不行”跟着李静轩的脚步,曲英也不断向前。或许,他已经明白今天的事情必然会引发战斗,因此他说话的语气也变得冷冽起来,浑身元气高速运转起来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好啊你们果然是来闹事的既然这样,那我们就饶不得你们了。”两名护卫听说两人是来要债,也不知究竟想到了什么,却是同声发喊,恶狠狠的朝李静轩两人直扑过来。未完待续。

安庆中医男科医院
千金益母颗粒价格
中老年前列腺增生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