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动力

元古剑魂第一百一十四章欲哭无泪营养

时间:2021-01-14 来源网站:乌鲁木齐汽车网

元古剑魂 第一百一十四章 欲哭无泪

原本骚动的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

“王惊海,你此话何意。”凌长老眉头微皱,开口问道。

王惊海走出人群,对着门主和众长老躬了躬身,道:“第四层的开启需要阴阳两种力量,云皓天和严师姐刚好符合要求,但云皓天却执意要她突破魔王体,最后不知用了什么手段让严师姐遭受重创!”

“王惊海你血口喷人!你不但威胁我们,还背后偷袭皓天,如果不是你...他也不会掉进那破门里!”燕青云当即站了出来,怒声斥责。

第二习主席说的不单是新能源汽车 “我也可以作证!王惊海不仅控制了我们,最后也是他一击将云皓天打进的黑暗之门,此等做法阴险至极,希望学府能够严惩。”陈瑶也愤怒的说道。

话音一出,众人哗然,没想到里面竟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王家和云皓天有仇,但王惊海居然敢公然出手,难道就不怕受到学府的制裁吗?

“你有什么可说的吗?”凌长老望着王惊海,面色有些不善。

“禀长老,这些的确是我做的。”

王惊海神色坦然,毫不避讳的承认,随即,语气陡然一变。

“但云皓天的所做所为已经触及了学府的底线,他不仅对同门下狠手,而且在黑暗之门出现的时候,很明显有神秘力量在吸扯他,而那股神秘力量散发出的气息正是魔气!”

“什么!”

众长老大惊,之前黑暗之门出现的时候,他们就隐约感觉到了不对劲,此时在听到王惊海的话,不由联想到最近蠢蠢欲动的魔界封印,心中都有些沉重起来。

“你说的可有证据。”凌长老沉声问道。

“楚公主和秦师兄都可以为我作证。”王惊海如实回道,而后望向燕青云二人,“你们二人应该也很清楚,此事事关重大,如果你们一意孤所有的山石、树木、花坛等下面都可以埋葬骨灰行包庇云皓天,到时出了什么问题,我想就算是你燕国和陈家也担当不起!”

闻言,所有目光都齐刷刷望向其余几人,等着他们开口。

“他所言可属实?”淩长老扫过几人,语气严肃。

“王惊海!你这个卑鄙小人...”燕青云咬牙切齿的说道,周身都隐隐有些颤抖。

陈瑶更是气的俏脸通红,眉宇间怒意横生。

“回长老,黑暗之门一事的确如王惊海所言,但严师妹受损绝非云皓天所为,我想,等严师妹醒来自会有结果。”楚月儿回道,一旁的秦风虽未开口,但也表明了态度。

“哼,我想你们多少应该了解过一些关于魔王体的秘辛,这种体质须由魔气辅助才可晋升,而且所需的量很庞大,而第三层内别说魔气了,连元气都不存在,那么云皓天哪来的那么多魔气?”

说到这,声音不由提高了几分,“他分明早就开始利用魔气进行修炼,而黑暗之门又偏偏只针对他,这些难道还不能说明什么吗?依我看他必定早有图谋,利用严师姐的魔王体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最后独自获取机缘,此等心机当真是阴毒至极!至于我,虽然手段不光彩,但绝没有谋害同门之心,我自愿接受学府处罚,以儆效尤!”

王惊海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大义凛然,听得所有人一时都愣住了。

“怪不得云皓天晋升这么快,竟然隐藏的这么深。”

“这人心术如此不正,真不明白剑魂为何会选择他。”

“长老,弟子认为应当尽早铲除这个祸患,学府千年威望不能被这人毁掉。”

“......”

有人开口,场中瞬间被点燃,斥责声,怒骂声接连响起,众人皆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似要将云皓天亲手杀掉才罢休。

“王、惊、海!”

陈瑶和燕青云气的嘴唇直哆嗦,眼中喷火,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把他碎尸万段。

一旁的楚月儿脸色一冷,对王惊海的作为也有些怒了。

这时,王战天突然开口:“门主,云皓天此子在擂台赛时便出手狠辣,想必那会他就已经被魔气侵蚀,我认为应当直接逐出学府,关押进死地,以免出来为祸他人!”

说罢,就要出手拿下云皓天的真身,一旁的凌长老也没有出手阻拦的意思,显然对王惊海的说辞已经相信了大半。

“王战天你敢!王惊海公然控制其他子弟一事还需要有个说法!”

蓝长老望着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的严青诗,厉声呵斥道。

此时王战天离云皓天的真身已相距不远,闻听此言当即回身讥讽道:“天机塔内能者居之并没有限制手段,出此手段也不过是自保而已。”

“哼!门主大人还未曾下令,你便如此轻率地下了定论,难道你要造反不成!”

蓝长老大怒,说罢,陡然飞掠而出,试图阻止王战天。

当听到“门主”二字时,王战天不禁身形一滞,而后一咬牙面露狠色,双手之上元力猛然压缩,狠狠地向前抓去。

“皓天!”

燕青云和陈瑶顿时心中一紧。

唰~

一道微弱的声音传入王战天的耳中,下一刻云皓天的真身瞬间化作一缕光束没入了天机塔内。

王战天抓了个空,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同样,这一幕也使得众人一时间呆愣在了原地。

而王惊海好似想到了什么,嘴角翘起一抹诡异的弧度。

“真身进入天机塔,九死无生!不过,也是他自作自受,罪有应得...”

“皓天没事...我能感应到他还活着。”

脸上恢复了一丝血色的严青诗打断了王惊海,冷冷地瞪了他一眼,随即有些虚弱地对着门主说道:“大人...魔王体的事情...与皓天无关...咳咳...”

话未毕,便剧烈的咳嗽起来。

“青诗!”

陈瑶等人见状连忙上前搀扶。

“好了,蓝长老先带她下去恢复伤势,此事等云皓天出来再行商议,无需多言。”

门主缓缓开口,将此事暂且揭过,期间目四是以最有效的措施光一直注视着天机塔的方向,眸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就在这时,异变再次升起。

只见天机塔顶端猛然间射出无数道五彩霞光,向着天空喷涌而出。

塔顶的光芒瞬间黯淡了几分,塔身也剧烈摇动起来,仿佛随时会坍塌一般。

......

一片荒芜的区域。

此时,灰蒙蒙的天空忽然打开了一道口子。

随着‘澎’的一声,云皓天重重的砸在了地上,溅的周围尘土飞扬。

云皓天直接被摔醒了过来,疼的眼冒金星,龇牙咧嘴。

“我们居然没死?哈哈哈...看来本帝的命还是很硬的嘛。”小虫虚弱的声音在识海内响起,略带着几分激动。

云皓天翻了翻白眼,连忙查探了一下身体,见没什么异样,不由长出了一口气。

目光扫向四周,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副破败的景象。

断壁残桓,杂草丛生,遍地都是烧焦的石头,半个人影都见不到,好似刚经历了一场惨烈的大战,

不时有冷风吹过,杂草微微摇动,显得凄凉无比。

“这该不会就是第四层吧...”

云皓天暗自嘀咕着,自己这一路可谓是九死一生,到头来就是这么个结局,这让他心中不免有些失落。

“小子,能活下来就已经是万幸了,想太多对你修行可不好,这样很容易滋生心魔,日后会成为你的阻碍。”小虫一副过来人的延伸阅读:口吻,出言训斥起来。

“有你在,我想没心魔都难,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云皓天被这货气笑了,随即,神色一动,道:“你试试放出精神波动查探一下周围,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

“哼,还用你说,本帝早就查探过了,好东西没有,不过你可以拔几株杂草捡点破石头当纪念,也算是来过这里。”

“......”

云皓天叹了口气,懒得再搭理他,刚欲站起身,远处便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吼声,震得他直接一屁股坐了下去。

接着,天空中浮现出一粒金色光点,由远及近朝着这边快速移动着。

“我靠,不会又有事要发生吧...我...我他妈怎么这么倒霉...”小虫一脸的悲凉。

云皓天也是欲哭无泪,这破塔简直太过分了,三番两次的折磨自己,还有完没完了...

想归想,他可不敢耽搁,连忙调动体内元气,身体也随之腾起,急速朝着后方逃去。

嗷!——

又是一道吼声传来,云皓天直接被震飞出好几米,踉跄着跌落到了地上。

艰难的转过头,眼前的一幕吓得他亡魂皆冒,浑身发软。

只见一条长达数百丈的巨龙,从天而降,身躯覆盖着一层金光灿灿的麟甲,足下生有五爪,显然是龙族中的皇者。

“我...滴...妈...妈...九天妖龙皇...小子...你自尽吧...我求你了...”小虫颤抖着说道,都快哭了。

云皓天也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心中把这破塔诅咒了一百八十遍。

九天妖龙皇,连圣人见了都只有跑路的份,至于自己...希望不要死的太惨...

此时巨龙盘旋在空中,一双金色龙目俯视着下方,散发出的淡淡龙威使得虚空都被撕裂开来。

“弱鸡。”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云皓天只觉周身一顿,下一秒竟出现在了龙背之上。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巨龙竟腾空而起向着远方飞去...

杭州阴道炎治疗费用多少钱
哈尔滨牛皮癣医院
宝宝积食吃什么消化不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