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动力

莫离传 第十一章 乱象

时间:2020-02-15 来源网站:乌鲁木齐汽车网

莫离传 第十一章 乱象

金长老拍了拍姬少阳的肩膀,走上前去细细的打量这两具尸体。

说实话,这种场面对于金长老来说已经见过不怪了,修真的路上,伴随着仇恨、杀戮、权位、利益等诸多欲望而来的便是鲜血和死亡,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在这样一个外门里,会连番出现杀人案,尤其是眼前的这两具尸体,凶手作案手法极其残忍,究竟是什么样的仇恨。凶手不仅侵犯了这位女弟子,看这那弟子下身的血迹,明显是下体被凶手施过毒手,看来,凶手跟此二人之间关系非常复杂,极有可能是情杀。

就在金长老看着两具尸体,沉默不语时,轩长老手中拿出一张金黄色的符箓,嘴中念叨着:“生而往,去则返,阴阳五行,千里追踪,死门开。”

口诀念罢,只见那符箓飞至空中,绽现出金色光芒,而符箓上的字更是鲜红的耀眼,不一会儿间,符箓突然隐去光芒,化作灰迹。

“师兄,如何?”金长老上前问道。

轩长老收势,摇了摇头。

“莫非跟那时进一样,死者没有留下任何线索?”金长老身旁一身穿流云袖、纤纤细腰的沐长老问道。

“死者,三魂七魄并没有找到。”轩长老点了点头,随后又补充道:“这凶手要么是修为逆天,要么就是怀有重宝,不然他作案难以逃脱你我等耳目,更不用来到这禁地行凶。”

“轩长老,您刚才的符箓是在找师弟师妹的魂魄?”姬少阳十分惊讶的问。

轩长老还未答话,见金长老说:“正是,师兄用的是五行搜魂之术,搜捕他们的魂魄,人死如灯灭,魂魄便回游荡于天地之间,待七日之后,才可回归地府,重新转世投胎。”

“多谢金长老指点。”姬少阳抱拳道。

“切,少见多怪。”方天白不屑一顾的啐了一口。

轩长老见方天白如是说,脸色不由地沉了下来。

“轩长老,既然凶手作案手法一样,那正好可以证明莫离师兄并不是杀人凶手,是不是可以放了她。”姬少阳看着轩长老说。

方天白忽然打断道:“现在一切都是推测,并不能证明莫离无罪,姬少阳你如此费心帮助莫离开罪,是不是收了他什么好处?”

方天白见姬少阳开口欲辩,又立即补充道:“莫不是为了给莫离脱罪,你把这二人给杀了吧!”

“方天白,说话可得凭证据。你如此想致莫离师兄于绝境,又是何用意!”姬少阳回应。

“你……”方天白说不过姬少阳便要动手。

“够了,莫离到底是否是凶手,我自有判断。”轩长老本身对方天白便没有好感,如今又是一番咄咄逼人,心生不悦。而现场的几位长老也是如此,若不是方天白有哥好哥哥,能任由这小子嚣张跋扈。

“姬少阳,现场你找人处理一下,莫离的事我心中有数。”轩长老看着姬少阳,掏出一个木质令牌递给他。

“是!”姬少阳听此一言心生愉悦,看来莫离师兄的事有了转折的余地。

“轩长老,你怎么能……”方天白见轩长老有松口的意思,便上前想要打消他的念头。

“嗯?我做什么事,还用你教吗?”轩长老不爽地的问道。

方天白看着轩长老双眼闪出的寒光,如坠深渊一般,立即闭上了嘴,心里却暗自发狠,“老杂毛,找机会看我不收拾你。”

玄天宗外门驻地,并未设有停尸房,于是姬少阳持着令牌叫来几个师兄弟,将玉秀、韩栋的尸体抬放到修道院中的一间简屋中。

随后,留下两个师兄弟在门外把守,姬少阳一个人在屋内还是检查尸体。虽然修真法术已经无法寻找当时凶手行凶的一些线索,但按照姬少阳在山下倒是读过《尸检总则》,因此希望能通过老百姓中常用的方式,来看看是否遗留一下一些线索。

这韩栋的尸体上,浑身是淤青,大小伤口竟有两百多道,两只手腕有非常明显的勒痕,尤其是下体,几乎已经烂了,而这玉秀倒是一副雪白通透的身子,但是下体有乳**体,身上胳膊、大腿内侧等多处都有指状淤痕,不用多想,肯定是凶手施暴过程中双手用力过猛导致的。

除此之外,姬少阳在两具尸体翻来翻去,没有找到更多的线索。不由也是一阵无奈,这凶手真是厉害,多次行凶,确并未留下明显的线索,死者连魂魄都找不到,心思真是缜密啊。

忽然,姬少阳的余光中,感觉有一道亮光有点眨眼,她转头看去,发现玉秀那凌乱的凌云髻中,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一点星光,姬少阳拔出来一看,发现是一支飞仙簪,样式非常别致,握在手中不时有丝丝冰凉之意,流光婉转,品质不凡。

姬少阳也见过不少珠宝首饰,但是像这种样式别致的簪子倒是第一次见,尤其还流光婉转,想必是不俗之物。

“会不会是什么法宝呢?”姬少阳心中想,于是凝结神识注入这玉簪中。

让姬少阳惊讶的是,这件簪子居然是一个收纳空间的法宝,收纳空间的法宝虽然贵,但是也能买得到,比如加入玄天宗,每一个外门弟子都能获得一件凡品的收纳法宝,百宝囊。这件飞仙簪不同寻常之处在于,它的收纳空间是百宝囊的百倍还要多。

“奇怪,玉秀这样一个没有背景的女子,怎么会有这么好的收纳法宝呢?”姬少阳心生疑虑,随后他检查其中收纳的物品,除了一些女子寻常衣物以外,到有不少丹药。

“咦,这不是零陵香吗?”姬少阳看见一株双叶如麻,两两相对,花艳果满的灵草,这是不是风晴和秋水他们提到的那一株零陵香呢?

难道是丰多虚杀的?不会,如果丰多虚杀的,又怎么会连这株零陵香都不带走?是没有找到吗?那韩栋的死和下体的惨状,玉秀被侵犯又作何解释呢?

“嗯?这是?”姬少阳看到那一对玉石金银庞有一枚非常古朴的戒指,截面上还有一个花纹,用神识取出来之后,细细观摩,原来是一朵云朵花纹,切面上有红光隐现。

“云朵?这代表什么意思呢?”姬少阳左思右想,似乎想起了什么。

“少阳!!”门外传来拓拔玉的声音。

姬少阳打开房门,见拓拔玉跟众人出现在眼前、

“什么事,这么着急忙慌的?”姬少阳说。

“我这不是看你在这里待了好几个时辰,看看你有没有什么发现,到底能不能帮莫离师兄洗脱嫌疑啊。”拓拔玉摸了摸头说。

姬少阳摇了摇头,看着拓拔玉,扫了扫前来的众人说:“唉,没有发现,凶手心思真是缜密啊。”

“原来是白忙活啊!”拓拔玉有点失落地说。

“我先去跟轩长老汇报一下情况,晚点还是老地方集合。”姬少阳说。

——

修道院内院,轩长老处。

“长老。”姬少阳微躬身子,抱拳道。

“哦,少阳来了,都处理好了?”轩长老从蒲团上起来,左手后背,右手沿腰抬着,看向姬少阳说。

“是的,不过弟子发现一物?”姬少阳回道。

“哦?何物?”轩长老问道。

“长老,您觉得莫离是凶手吗?”姬少阳并没有拿出飞仙簪,反问道。

轩长老看穿了姬少阳的小心思,也并不生气,微微道:“莫离?他怎么可能是凶手?”

“那长老为何要押他入刑事堂?”姬少阳问。

“少阳,有些事你不懂,我不方便出手,但你就不一样了。”轩长老叹了一口气说。

姬少阳若有所悟,拿出了飞仙簪递给了轩长老说:“这是在玉秀凌云髻中发现的。”

轩长老拿着飞仙簪看了看说:“玉秀这位女弟子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呢?”

“长老,可以用神识探查一下,里面还有两样物品,一株零陵香,一枚戒指。”姬少阳说。

“嗯?这两件物品能说明什么呢?”轩长老问。

姬少阳一五一十将心中的想法向轩长老和盘托出。

“少阳,就按照你的意思做吧,我到底要看看,这杀人凶手到底是谁?居然有这么大的胆子,哼。”轩长老想到这两场命案就心生怒气,要是修炼走火入魔死掉也就算了,偏偏因为一些乱七八糟的关系,死在自己的眼皮子低下,而且他和众位长老还不知情,更有甚者韩栋和玉秀这两人是死在禁地的,作为外门总负责人,定少不了要被内门长老问责,想想就来气。

姬少阳见轩长老浑身怒气卷动着周边的灵气,心想轩长老也不容易啊。

“长老,那弟子先告退了。”

“去吧。”轩长老挥了挥长袖,转身又回到蒲团坐下。

——

姬少阳回到翠玉苑,见众人已经在都在自己的屋子中了,也不觉惊讶。还是那张桌子,桌子上还是那吞吐着白气的茶壶。

众人似乎已经习惯了在少阳屋子里喝茶。

“少阳,轩长老怎么说?”拓拔玉此时打破宁静问道。

“还能怎么说,继续查吧。”姬少阳放下茶杯叹气说道。

“今天死的两个人是不是玉秀和韩栋啊?”风晴问。

姬少阳点了点头。

“没发现什么吗?”风晴追问他。

姬少阳站起身看向风晴摇了摇头,忽然问道:“你们之道这玉秀和韩栋是怎么死的吗?”

“怎么死的?”秋水好奇的问。

“这玉秀死前侵犯,脖子上有瘀伤,我想应该是被掐死的。而这韩栋就更惨了,身上有数百道刀伤,最致命的是下体被废,大量出血而亡。”姬少阳一边说着,一边来回看着屋里的几个师兄弟。

“这么惨,这两人到底做了什么事,让凶手如此发狂?”赤炎说。

“这明显是情杀嘛,一个女人,两个男人,不对还有时进。”风晴笑着说。

“看来,还是云漠说得对,这个女人不简单啊,一个女人跟这么多男的有瓜葛。是吧,云漠。”秋水接着打趣道。

“你们说,会不会是丰多虚杀的?”此时,云漠看着众人说。

大连妇科医院
术后ED每日治疗吃什么
日照妇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