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新能源

祭炼山河 正文 第650章 秦国反叛

时间:2020-01-21 来源网站:乌鲁木齐汽车网

祭炼山河 正文 第650章 秦国反叛

秦都,咸阳。

帝宫密殿,赢帝背负双手看着虚空展开的地图,上面有一颗醒目的红点标注,旁边是三个篆体小子——红沙滩。

四位身穿重甲只露出一对眼睛的军中大将,安静站在皇帝陛下身后,纹丝不动沉默、冷酷如岩石。

“大秦建国逾三千万载,至今已传承四代,今日朕不惜亿万臣民性命,压上国运孤注一掷,若成功今日之后大秦将迎新生。”

“箭已上弦,朕将江山社稷一并托付给诸位,盼各位将军能不负朕望,打碎缠绕在我大秦身上的枷锁!”

“朕承诺,若功成荣华尊崇与诸君共享,若失败……朕虽在咸阳之中,也会与诸君同生死!”

低沉、威严的声音在密殿中响起,如金铁交鸣,撞击到石壁上发出“嗡”“嗡”震颤。

四名秦军重将同时躬身,甲胄鳞甲撞击声森然冷厉,空气骤然飘起血腥,“吾等定不辜负陛下信任,为我大秦肝脑涂地!”

……

仙宗。

佛主双手晶莹如玉质,十指不断点落虚空,每一指落下都溅起涟漪,留下一颗光点就像是夜空中亮起的星辰。

“阎罗分身在赵国大军中,本座需以弥天之法,暂时蒙蔽阴阳气机感应,以防她生出感应破坏大计。”

幽冥境主皱眉,“弥天之法虽无形无迹,可要针对世间至尊者,恐怕依旧会被察觉。”

佛主淡淡道:“放心,周帝老谋深算,既然答应出手,就一定不会令-计划失败,有他出手阎罗必然无法察觉。”

说话间他点落最后一指,浩瀚星图补充完整,所有光点同时亮起,释放出迷蒙光芒。

它们像是燃烧的雾气,具备遮掩一切的力量,随着佛主抬手按落,星图骤然光明大盛,紧接着融入虚空不见。

……

秦国境内,赵中军驻地。

阎罗所在军帐内部空间尽数破碎,一片漆黑似有无穷大,轮回磨盘悬在头顶,“轰隆隆”转动如江河咆哮。

她正在收集六种魂魄之力修炼神通,妖族之人的魂魄正是缺少之一,而战场上最不缺少的,恰恰就是新鲜的魂魄。

突然间一丝悸动自心底生出,阎罗暗金面具下双目蓦地睁开,皱眉露出惊疑之色。方才一瞬她似感应到了某种凶险,可转瞬便消弭无踪,再去感应一切归于平静。

是修炼六道神通引发的错觉吗?

阎罗抬手取出一方玉牒,神念探入其中与遥远之外的魔道取得联系,确定仙宗近期没有诡异举动,心下稍稍安定。

“应该是献祭魂魄得到的警示吧。”阎罗喃喃低语,抬头看着轮回磨盘,眼底有一丝无奈。

自古阎罗一系难有善终,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操控魂魄干涉天地轮回,身上积累业报太多,最终遭受天地劫罚。

“等六道神通修炼完成,我也要想一些办法,削减身上的业报了。”

……

周帝端坐不动周身气象自成给人威压如狱之感,他目光微微闪动抬手快如闪电落下一指,无形伟力自指尖爆发轰入虚无之中,将某种刚刚诞生的波澜消弭无踪。

“仙宗两位,就如此确定朕会出手吗?”看着面前虚无,周帝嘴角微微翘起,没有半点笑意露出,有的只是无尽冰寒。

低语中他微微低头,双目沉凝看向殿中人,“凌天,你可曾怨怼朕?”

大殿下,战凌天恭敬跪伏于地,闻言脸上露出一丝挣扎,颤声道:“不敢欺瞒先祖……我有过。”

周帝并未恼怒反倒面露欣赏,“不错,这才是我战家儿孙应有的气魄,纵使面对朕,也敢表露出心迹。放心,朕既然亏欠你,自会给予足够的回馈,不久之后,朕将送你一场大造化。”

仙宗以半国之地请他出手挡西门孤城,周帝当然会答应,不仅仅因为筹码足够,更根本的原因是……妖族早在炼狱海时,便已经臣服于他。

将妖族自北疆雪原释放出来,大周就能恢复几分元气,挑起此事的是仙宗,可他们未必就能掌控结局。

这世间早就该陷入动荡,否则他如何会有机会?那便推上一把,在死亡与鲜血之中,令大周帝国的旗帜再度插满天下!

……

秦、赵大军表面一切如旧,暗中却已开始大范围调动,一支支大军通过空间阵法,抵达预先制定的战略点。

一张巨大的口袋随着时间流逝悄然成型,只等妖族军队进入就能收口,毕其功于一役,将妖族大军全部剿灭。

咸阳赢帝旨意随四大战将一起抵达军前,秦军欢呼气势大盛,作为秦国声威最强的四大军神,无数年来南征北讨数百战未尝一败,已成为军队实际上的精神领袖。

由此可以看出秦国的决心,赵国邯郸短暂商议后,派遣一批朝中强者进入军中,争夺功劳的时候到了,他们自然不能落后。

不完全统计,秦、赵两国共计近千万大军出动,只等一声令下便给予妖族致命一击。

战争开始前谁都不曾预料到,如今亲密合作的秦、赵两国,竟会成为这场历史大事件中的主角,更导致神魔之地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乱、动荡。

大幕即将拉开,谁都有自己的盘算,可最终结果如何,真的会如他们心中所想吗?

一切都要交给时间去验证!

……

红沙谷很久之前是一条大河流经之地,后来出现地变河道改向,这片河滩逐渐干涸,暴露出了沉淀在河底的,被从上游山脉冲刷带来的红色石砾,风吹日晒下石砾破裂粉碎变成红沙,就成了今日的红沙谷。

这里地势低洼虽有一些落雨形成的水潭、小湖,可土地贫瘠无比难以生长植被,在日光照耀下一眼看去,便似鲜血染红了大地,给人不详的感觉,因而常年人迹罕至。

不过如今这片荒凉之地如却格外热闹,一队队魁梧的妖族战士来回巡视,眼神冷酷锐利如鹰鹫,河滩中央处空间被扭曲,目光穿透只能模糊的看到,一座巨大祭坛虚影,所有气息都被空间扭曲隔绝,站在外界半点无法察觉。

红沙谷周边为丘陵地带,山势虽不算高却非常险峻,蔓延开来的山体毫无预兆下沉,像是被人一刀劈碎。

某处断崖下方,空间突然悄无声息向内坍塌,因为提前做了气息隔绝布置,并未传出任何波动。

两名秦国修士当先走出,手持莲花灯随着法力灌注,灯光向外扩散照耀之地自称结界,将整片断崖下方覆盖。

紧接着源源不断的军队从中走出,先出来的是秦国军队占据了左侧方位,接着又是赵国军队列在右侧,没有人说话气氛沉闷压抑。

纵使两国联手兵力占据绝对优势,可他们已与妖族数度交手自然知道对方的可怕,那是一群就算死也要拉人垫背的疯子,绝对不能心存半分大意。

似察觉到气氛低沉,其中一个手持莲花灯的秦国修士微笑道:“大家可以交谈,只要不动用修为就无妨。”他看向赵国军队方向,“我想这点,赵国的同仁应该也赞同。”

赵军中负责隐匿气息修士点头,“没错。”

队伍气氛微松,两军贴近处一名秦军步卒,扭头看向对面不远的赵军,“兄弟是哪的人?我早年去过一次赵国,或许就去过呢。”

赵军笑了笑,低声道:“我老家是北原的,位置比较偏僻,兄弟你应该没去过。”

秦军伸手拍拍他肩膀,“这次打退了妖族,秦、赵两国就是万世不破的兄弟之国,咱们军方有的是机会亲近,说不定哪天我就去了,如果到时候兄弟再加,可要招待一二啊!”

赵军拍拍胸口,“没说的,秦国的兄弟来了,我一定让婆娘给你做拿手的好菜!”

“兄弟成亲了?有娃娃没……”秦军正说着话,脸色突然变了。

对面赵军以为说到了伤心事,赶紧安慰,“成亲还不是早晚的事,兄弟不必着急!”

……

魔道,圣皇宫。

秦宇突然放下茶杯,起身看向头顶苍穹,眉头下意识轻轻皱起。

宁凌面露不解,“怎么了?”

亭子外,正修剪花草的幽姬,也转身看过来。

秦宇略一沉吟,缓缓道:“不知道,但总觉得哪里不对,似乎将要发生一些事情。”

宁凌目光微闪,“是不是最近太紧张了?”

秦宇摇头,“你不要多想,与仙宗无关……”说道这里他心头重重一跳,那种不舒服的感觉越发浓重。

难道仙宗真的做了什么?魔道一切正常,那么他们会在哪个方面动手?

唰——

秦宇猛地抬头,神色冰寒——秦国战场!

……

秦军低下头,他情绪变得低沉,几息后道:“赵国的兄弟,对不起了。”

噗——

秦国军方制式长剑洞穿了赵军胸膛,力量在体内炸开将生机粉碎,赵军口鼻七窍间鲜血涌出,瞪大眼眸中充满震惊。

为什么?

可惜这个问题注定得不到回答,军人以服从命令为第一准则,杀他的秦军也明白为何会收到这种命令,可来自四大战神的联名签署命令,已下发到他体内信石中,便绝不会有错……

断崖下瞬间变成修罗地狱,猝不及防的赵军瞬间死伤惨重!

与此同时,红滩谷中的妖族军队突然冲出,像是一条发狂的巨蟒,疯狂冲向赵军主力阵营。

……

秦国叛变,与妖族军队联手布下天罗地,赵国援秦三百万大军全数失联,世间至尊者魔道巨头之一阎罗分身死亡,以自爆为代价送走传承宝物轮回,消息如飓风一日间传遍神魔之地,举世哗然!

秦都咸阳,赢帝登临社稷坛祷告列祖列宗,向天下宣布当年开国大帝死亡背后有魔道暗中出手痕迹,并罗列出魔道历年来恶行,表明今日大秦叛乱乃是师出有名。

自此秦国叛乱一事再无缓和可能,神魔之地各方势力亿万道眼神,齐齐汇聚而来。

先有魔道联合道馆出手杀入仙宗,致佛主、幽冥境主分身死亡,仙宗死伤惨重。现今又有秦国翻盘,吞掉赵国三百万大军,与魔道势不两立……无数人心头忍不住感叹一句多事之秋啊!

谁都不是傻子,如果没有足够的支持,秦国纵使强横,又如何敢与魔道决裂。尽管这件事情之中,至此都不曾看到仙宗行事的痕迹,但要说这件事情与他们无关,那就是个笑话。

事情绝不可能就此结束,魔道行事一向霸道是半点亏都不肯吃的心性,怎会忍下这件事,真正的大风波还在后头!

……

“秦嬴小儿,秦嬴小儿!”碧落黄泉主宫区域,阎罗愤怒尖叫声回荡,她运气不太好,不仅分身被杀死,主体更遭受极大反噬。

且刚刚修炼入门的六道神通被毁,想要再度修炼难度提升何止十倍,几乎再无可能大成。

如此她岂能不恨!

可再如何愤怒,阎罗都没有失去理智,她很清楚如今的秦国,布下了天罗地。

若她真身前往,能否报仇且在两可间,一个不慎极可能被镇杀,此生修为付诸流水。

就在这时,阎罗收到了来自圣皇宫的信息,她豁然起身一步迈出,身影消失不见。

下一刻,阎罗自空间震荡中走出,在众人纷纷跪地行礼时,迈步进入大殿之中。

暗夜神座已经抵达,随着阎罗进入九道石门同时落下,隔绝内外气机。

秦宇开门见山,沉声道:“阎罗,将你知晓一切告诉我们。”

阎罗点头,冰冷声音自面具下流淌出来,“事变发生的很突然,我察觉到不对时已经糟了算计,三道灭神巨弩同时射来,本座被规则力量压制根本无法闪避,分身马上陷入绝境,最后时刻本座不得已自爆分身,将轮回宝物送回魔道小世界。”

暗夜神座皱眉,“也就是说,你没有见到真正的对手,分身便被杀死了?”

阎罗猛地转身,“神座可以试试被三道灭神巨弩锁定,再被人偷袭的待遇,看能不能躲得过去!”

“哼!”暗夜神座脸色难看。

秦宇道:“两位,现在不是争论的时候,赵国尊我魔道意志,派遣三百万军队援秦,如今局面魔道必须给出交代。更何况,秦国叛出魔道一事,也必须尽快处置妥当。”

他面无表情,“尽管阎罗不曾见到敌人,但你我都很清楚,秦国反叛一事必与仙宗有关。赵国三百万大军没有被立即杀死,就是一个逼你我不得不出手的鱼饵。”

暗夜神座冷笑,“明知是陷阱,难道我们还要跳进去?”

秦宇淡淡道:“今时今日魔道已退无可退,不论二位有何顾忌,我们都必须走一趟秦国,就此事做一个了结……否则魔道如何在神魔之地立足?你我又有何颜面继续执掌魔道大权?”

暗夜神座脸一黑,却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即便有千般不愿,也只能住口不言。

秦宇起身语气斩钉截铁,“本座已邀请道馆之主,待他到来后,我们即刻前往大秦……本座倒想知道,仙宗究竟为你我准备了怎样的大礼!”

新疆治疗牛皮癣方法
太原治疗白癜风医院
小儿便秘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