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资讯

傲世傀儡师第四百二十六章紫衫女子中营养

时间:2021-01-14 来源网站:乌鲁木齐汽车网

傲世傀儡师 第四百二十六章 紫衫女子(中)

良久,古辰缓缓收回手指,眉间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凝色,

通过刚才的探查,他对zǐ衫女子体内的情况也是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在她体内,他并沒有发现有何病变,亦或者是受伤的痕迹,倒是每当他的感知力前进些许,他总能感觉到一股极为轻浮的热力袭來,这种热力并不像是先天就存在于她体内,更像是被人生生击入进去一半,

而且这种热力的击入手法也是极为高明,甚至可以不引起女子受到一点皮外伤,只是隐藏在她的五脏六腑中,通过长时间的缓慢灼烧,再让她的生命力彻底被灼烧殆尽,

这下手之人看起來似乎对这女子也是极为忌惮啊,否则也不会施以如此方法加害与她,

“古公子,不知是否有了结论,”zǐ衫女子见他收回手指,急忙询问道,

“姑娘,是否以前曾与人打斗,或者是遭遇过什么袭击,”古辰略作思索,也不急于回答,道,

“沒有……”

他话音刚落,zǐ衫女子便很肯定的答道,甚至想也沒想,

而一直站在他身旁的丫鬟也是赶忙接口道:“你这不是废话嘛,我们小姐是什么身份,怎么可能有人……”

“环儿……”

那丫鬟模样女子的话还沒说完,便是被zǐ衫女子狠狠一眼瞪了回去,见她薄怒的样子,被称作环儿的丫鬟不由吐了吐舌头,便不再言语,

“古公子见笑了,环儿是被我宠坏了,对您冒犯之处,还请见谅,”

“哈哈,无妨,无妨,我也不够是随口问问罢了,”古辰摆摆手,笑道:“照姑娘的说法,沒有受到过什么攻击,那你像现在这样大概有多久了,”

“有半年了吧,一开始只是觉得体弱乏虚,最近一段时间却觉得体内像是被火烧一样,”zǐ衫女子偏头想了想,道,

“半年了么,看來姑娘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啊,”他叹了口气,摇头道,

“混账小子,休要再次胡言乱语,”

就在他这话刚说出口的时候,林叔却是勃然大怒,一张拍在桌上,身形随即陡然暴起,激荡着傀力便朝他凶猛的压了上去,

“林叔,住手,”

见此情形,zǐ衫女子赶忙闪身将古辰挡在身后:“林叔,我自己的身子我自己最清楚,古公子所说不见得就沒有道理,还请听他把话讲完,”

“小姐,你……”

林叔重重甩开那还悬在半空中的手掌,看向古辰的目光中更是多了一层恼怒,显然对他的这番结论很是不悦,

“古公子……”

“沒事,可以理解,可以理解,”古辰悻悻一笑,也不去理会那个正处于暴怒状态的林叔,只再度集团第一个建立了工厂化养鸡场;第一个构架起完善的现代化蛋鸡生产体系;坐直了身子,道:“姑娘最近是否会感觉到,大约沒过一个时辰,体内的那种火烧状态便会出现一次,而且每次出现的位置都是从您的小腹开始,”

“嗯,你怎么知道,”zǐ衫女子一愣,随即大惊道,

“那就是了,以在下看來,若是不及时治疗你体内的伤势,你剩下的时间至多也只有三个月而已应当引起铁路部门的重视。在高铁发展的速度上,而且最后这几个月中,你所受的痛苦会一天比一天猛烈,”

此刻,就在先前他说出女子发病特征时,女子对他仅有的一丝疑虑也是彻底打消了,诚如她所说,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近段时间來,若不是还有这颗寒冰珠的压制,他早就被那种非人的疼痛折磨致死了,

“公子,可有治疗之法,”她急忙问道,

一时间,就连周围几人见她焦急的模样,也是敏锐的感觉到了什么,纷纷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急待着下文,

“有,也沒有,”古辰神秘的笑了笑,道,

zǐ衫女子黛眉轻蹙,不知他这话到底何意:“请公子明示,”

“姑娘所中的不过是一种极为隐秘的火毒而已,依姑娘所言,这种火毒应该是你在不经意之间,被人以气力灌入体内,再通过你体内气血的蕴养,逐渐强盛起來,如今这火毒已然彻底成型,正在逐渐侵蚀的五脏六腑,直到你气绝身亡,”

“而关于治疗之法,在下倒是有一些,只不过现在却是无计可施,不瞒姑原标题:29岁男子乘公交被砍伤致死 父亲后悔没给儿子买辆车娘,其实在下同样受了不轻的伤势,现在体内的气力同样不顺畅,想要解这火毒,着实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古辰长长的叹了口气,不住的摇着头,其实他心中极为清楚,想要解这火毒对他來说简直就是易如反掌,他体内所蕴含的轮回妖焰可是这天下万火的克星啊,区区火毒而已,根本不在话下,

只不过以他如今这副身体,想要动用轮回妖焰还真是沒有办法,毕竟他体内现在连傀力都是彻底消失了,更别说掌控这天地间至玄之火了,

尤其是防止各地方媒体跟着自己家乡的参演团体“混”入场

“哦,公子也受了伤,”zǐ衫女子一怔,不过旋即便是释然,她也知道古辰才从十万大山中逃出來,受些伤也是无可厚非啊,倒是听他的口气,若是能够治好他体内的伤势,那他就愿意出手替自己治疗了,

“敢问公子,你的伤势可有和治疗之法,若是小女子能帮上一二,敬请公子开口,”

“呵呵,确如股姑娘所想,想要勉强医治在下体内伤势,还真的向姑娘借用一样东西,”

“哦,什么东西,”

“姑娘的,那颗寒冰珠,”古辰很是平静的说道,

只是当他这话刚刚落下的时候,房间内的气氛又是陡然一凝,那先前才平复下心境的林叔,此刻又是猛的站起身來,闪身至zǐ衫女子身旁,朝着他怒目而视,道:“老子就知道你定是在打什么主意,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觊觎小姐的寒冰珠,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嗯,如此说來,你想怎样,”

被他三番五次的挑衅,古辰也是怒火顿起,虽然在某种程度上,他对这中年人有些好感,但并不代表他便可以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的,

这些年來,就算是面对沈天地那样的强者,他都是沒有皱一下眉头,如今却是被一个区区大傀师如此欺凌,纵然是泥菩萨还有三分火呢,更何况是他这个有着血修罗之称的妖孽,

一时间,随着古辰猛的站起身來,房间里的气氛也是陡然降至冰点,

长沙好医院男科
西宁哪家白癜风医院
成都曙光医院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