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资讯

第一幕br台上设一背景节能

时间:2020-10-19 来源网站:乌鲁木齐汽车网

第一幕

【台上设一背景,是达卧路中街,与四周的商店、老屋构成一个平静的小镇。人来人往很热闹。】

剧目:大场,演员从左边上,音乐起,开始说词。

人物:小个子皮佳尔、道克、洛克、戴高度镜的中年人(旁僚)、小孩儿(年纪八岁)、小孩儿的母亲(中年妇女)、大胡子多莱、理发师尼尔钦加诺维斯基、男男女女(无数人,可用十几人或人声噪乱代替)、旁述(介绍剧情,兼伴奏音。)

地点:达卧路上

时间:不知

(幕起)

(旁):一个不知名的早上,达卧路上,人来人往。人很多,很嘈杂。但不知从何而起,他们忽然放下了手头上的活,在路上徘徊,他向着同一个目标,他们都在仰望着什么……

(皮):喂,伙计,你在看那个啊。(仰着头打招呼)

(道):嗯,我也是后来才来的,只比别人晚了一小步。(说着,用手去拍另外一只手,但头还是不愿意放下。)

(道)【继续】:我有时候就是在反问,为什么我不能比别人早到一步……就一小步。要知道,它已经出现了好长一段时间了。(说罢,似无奈,似有意,耸耸肩。)

(皮):我也是,我今天是第一次听说而来的,可又迟了——没有人在迟到的时候会问为什么——我也是……我也是。(摸摸头上的帽子)

(道):你还比我好一些,我自从上班后,从来没有早到过。我们老板是个麻烦人,每次都要请我喝咖啡。然后就是回到家去听妻子说我是个stupid。(仍不低头,随着满路的人依旧仰望。)

(皮):彼此,你比我也强不到哪去。我妻子更厉害,回回换完褯子,我都要挨顿骂。我提醒过她不要惹得我让我爆发,她不信……

(道):打断一下,是你的褯子还是妻子?

(皮):去,你真闲……哈都去玩太古遮天风云再起!

(道):哈……

(皮):哎,对了,我们说到哪了?咋到了牛粪花仔上去了。

(戴着高度镜的中年人上,抬着头,缓步走来。)

(中):嘿,伙计们,初次见面。有空与你们喝一杯威士忌。(抬着头)

(继续):你们认为这怎么样?

(皮):Wonderful。

(中):好吧,我相信你,那么你们能为我形容一下那是什么吗?哦,或许是——什么形态——是——什么形态,我……我眼神儿不太好。

(仰头问,一边拍着洛克的肩膀。)

(洛):哦,那太美妙了,我从没见过这么好的玩意儿……哦,我无法去形容它。(边说边张开双手,张开双臂。)

(皮):老兄,或许你的“玻璃”已过时了,该换个新的去了。否则早晚你的双眼会瞎掉。(仰头用不紧不慢的语调)

(中):噢,对不起,先生。(仿佛感到什么不对劲了,仰头道)那么请你为我描绘一下吧!

(皮):(初默不作声,几秒后):嗯……大约我也像他一样,好像这种东西太过于美妙,所以我也说不上来。不过,你请教我至少是对的。

(中年人不做声,时间又暂停了)

(不一会儿,小孩儿与母亲上。孩童手中捏根棒棒糖,母子俩仰头看上面)

(子):妈妈,看,它多美妙啊!我最喜欢了。

(母):嗯,我也是——如果你喜欢。(依旧仰着头)

(子):妈妈,这是什么呀?(用力拽拽母亲的衣领)

(母):噢,亲爱的,那是我们的希望。你知道,上帝曾协助你我认知过它。

(子):噢,对不起,我忘记了。

(母):不用知道那是什么,我们只需用心去感受便好了。

(子):是的(便不再多问了,抬头仰望)

(老夫人上)

(夫):哦,我的天,这是个奇迹呀!我活了这大半辈子还未见过这么不可思议的东西。如果我的丈夫还在的话,他一定陪我来一次,那是多么romantic。

(只见少妇在惊呼,男女都放下手头的活去观看。他们只知道此时此刻看这个是最重要的,因为不看或许就要消失。他们并不认识,却因此话太投机。)

(旁):男女都莫名其妙,却又不放下头;或是不愿,或是不舍,总之是不低头就是了。哦,是的,我想他还要再看一会儿。)

(皮):喂,那到底是什么,值得我们去看。(对路人甲问,二人皆仰头)

(甲):(揉揉眼):哦,今天的风实在太大了。大就大吧,还带点儿沙,烦人。(回头,头不低)对了,你……问我……什么?

(道):(对路人乙):请告诉我你在看些什么?

(乙):Anthropos。

(皮):(对道克):他说的这是什么鸟语?

(道):(若有所知):哦,原来是Anthropos。不过说实在的,Anthropos是什么我也不清楚。

(子)(问母):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离开?(头端正,低下来)

(母):(答子):Anthropos。(头不低)

(皮)(问母):夫人,难道你知道了这个其中的含义了吗?(头仰)

(母):不,先生。我在教育我的孩子,要知道我的孩子只有八岁,他还不懂得任何表达,我用Anthropos代表“等等”,这是可以的。

(皮):O色彩艳而不火k,夫人,我知道法律上没有规定你的代指不可以。但千万不要让我们有歧义,不要误导我们。

(母):好的,没问题。

(道)(问皮):为什么我问没有结果,而你问却非常容易?

(皮):Anthropos,我代指“应该文明”。你应该在问问题时含蓄些,这样就行了。

(道):Oh,Iknow。

(大胡子多莱横横地走出来)

(多):你们在吵吵什么,Anthropos,代指“愚蠢”。(生气的口吻,并且也仰头顿望)

(皮佳尔、道克见他模样很凶,不敢作声)

(理发师尼尔钦加诺维斯基从理发店出来,挤入人群中)

(尼)(仰着头打招呼):嗨,伙计,与谁生气呢?(对多莱)

(多)(仰头说):还不是两条蚯蚓,费了我粗糙的口舌,才让他们放弃这Anthropos的言论。他们幸好是打住了,仿佛是火山喷发一样,哦……如果那样……否则我会打扁他们。(做个挥拳打人的动作,头依然仰着)

(尼):噢,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是谁把你那大胡子给拔了呢!哈……

(多莱、皮佳尔、道克陪笑两声)

(子)(又仰起头来):妈妈,我饿了。

(母)(脸不知为何变阴了,不耐烦地):你先饿着……不刚吃完糖吗?

(子):可是现在却没了,我……还想要,可以吗?

(低下头去,用小手擦眼角。再仰起头来拽拽母亲的衣角,顺带看上两眼“Anthropos”)

(母)(火了):都这么大了,不务正业,就知道吃。连个Anthropos都不看,以后成什么大气候!真没用。(说罢,欲举手打,小孩恐惧)

(皮)(拦住):夫人,孩子嘛,毕竟我们也是从孩子长起来的,至今还透露些孩子气,比如我……依我看,不必瞧不上小辈儿,也不必太仰视明星。再说……能忍就忍吧。

(母):好吧,也只好如此了……其实……我也不是真想打他的。(说罢,低下了头)

(母子下,一片骂骂咧咧不知从何而来)

(不一会儿,男女们看到了太阳将要下山了,都在说今天太晚了,我们走吧。……明儿早来,兴许能占个好位子。每个人都这么计划着,众人下。)

(旁):打开一片天地,看到这样一幅画面。或许我们看他们在画中,或许他们看我们在发愣。凌晨,还需要再等一段儿时间!哦,我想应该是的。

(幕落)

第二幕

地点、时间与上一幕同

人物:奥夫特罗科斯基(一位富商)【其余人物如上一幕】

(幕起)

(奥)(仰头上):哦,这真是太美好了,我要用全部的金钱去换来这一切……

(男男女女都仰头上,包括小个子皮佳尔、道克、洛克、中年人、多莱、尼尔钦加诺维斯基,只是昨日的一对母子没来。)

(道):又是一个新天啦,Anthropos依旧未变啊。或许我们要永远仰着头研究它了。(低下头,扭脸看一看旁边的洛克)

(洛):对了,我们是应该天天来研究,这会使我们的前程更美好……

(道)(打断洛克的话):嘿,老兄,我发觉低下头仿佛比抬起头看Anthropos有意思……我可以看清你的模样……

(洛):那都不是正道,你只会享受眼前的幻觉与欢乐,却受不了苦,怎么能把Anthropos参悟透彻……作为朋友,我给你个忠告……你应该注意了,不能只顾眼前。(说话间仿佛头抬得更高了)

(道)(复抬头仰望):唉,或许吧……多谢提醒,也许是我错了,更也许……我错了!(叹了两声)

(中年人与多莱正在仰头谈话,忽然中年人低下头去擦那个高度镜。他虽然眼神不好,但失去眼镜后分辨事物还是可以的。)

(中)(对多莱):哦,过去我一直认为是眼睛的问题,不过今天我才发现,原来低下头是那么美好……(望了望远处的田野,杂草丛生。)奇怪,我今天好像眼神儿更好了,没有眼镜……你看那田野,多长时间没人垦过了。那街道,除了仰着头的人就是仰着头的人,说实话,有点儿……冷清。

(多)(冷笑,仰头答道):算了吧,我可怜的“小人”。快把你那浮肿的嘴和愚蠢的眼闭上,带上你的“智慧”眼镜吧,至少它能让你更“随流”一点。你说的这些只是自己与自己在开玩笑,即使你说得对,不随流也应该灭亡。(顿了顿)你走开吧,否则我会揍扁你。(挥挥手)

(中年人戴上眼镜,看见世界已模糊不清。当他再抬头看Anthropos时,又清晰不过。于是摇摇头走了。)

(不知什么时候,那对母子来了。与上一次不同的是,母亲与孩子都不仰头,但他们却很快乐。孩子拿着一块糖在咬,母亲牵着他的小手。大家都忙着看Anthropos,所以没人注意到他们。孩子撒开母亲的手又蹦又跳,母亲微笑地看着他,眼里有泪光。不一会儿,母子俩消失了……)

(多)(仰着头走向洛克):嘿,伙计,那个中年人真麻烦。都多大年纪了还不懂事,硬说Anthropos没世态好看,你说可笑不可笑!(言毕,笑两声)你说呢?

(洛):是啊,你说的太对了。就拿我这朋友道克来说,其实根本就是无赖。他也有相同的观点,我劝他,他光说他错了,改不改我不知道。实话说,我们朋友没得做了,他很迂腐……

(多):朋友,昨天的事儿对不住了,我真正应该揍的是这家伙。

(旁边道克听见了,他什么也不说,也不靠近他们。他怕了?还是不值得?天知道!Anthropos明白!只见他慢慢低下头,一言不发。看看世界再看看Anthropos,一声不响地走了。)

(旁):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仰望的不少,都是年轻的;低头看路的不少,都是老年的。夜与昼究竟谁长呢?我不想追问了,走一步看一步,心里平衡一下也就足够了!)

(幕落)

共 9 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部短剧,乍看貌似凌乱,实际意蕴深刻隽永。形形 的人物出场,不同的人对于看问题的视角不同,以致于他们处世的态度和结论迥异。正如有人愿意始终抬头,有人喜欢低头一样,也许,这就是人类的生态学。戴着有色眼睛看人和务实平和的心态平视,结论同样不一。未必太仰视明星,不要盲目崇拜,心烦意乱的时候走一走,学会仰望多看看星空,静静心,趋于一颗平常心,豁达乐观,人生坦然。好剧,推荐赏阅!【:箫音依依】

1楼文友: 22:19:01 欣赏老师精彩短剧,犹如一碗心灵的鸡汤,令人神清志爽,意味深长,有积极的人生意义,问好!

治疗肾功能不全高血压的药物有哪些
桂林有没有医院治疗白癜风
新生儿能用肚脐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