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节能

校车闲置调查一年成本七八万还招不到司机

时间:2019-05-27 来源网站:乌鲁木齐汽车网

校车闲置调查:一年成本七八万还招不到司机

我们送出去的20辆车中,真正在使用的还不到一半。1月23日,跟聊起校车问题,宇通销售公司总经理钱瑞愉很郁闷。

配合央视开往春天的校车栏目,宇通汽车先后为贫困地区的学校捐出了20辆校车,但这些送出去的校车,并没有如愿开往春天,而是还没使用便戛然而止了。

因为接二连三的校车事故,我国从去年起,相继发布了《校车安全管理条例》和《专用校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规则》,而相关厂家也不失时机进行了校车产品的推广,并且启动了类似上述给贫困地区赠送校车的活动。

但是由于国家补贴迟迟没有到位,大多数贫困地区的学生仍面临无校车可坐,甚至有了校车而不能坐的尴尬。

校车运营肯定是亏的,政府补贴显得尤其重要。某厂家校车负责人对说。事实上,国家教育部、工信部和财政部,一直以来也都没有停止过对于校车市场补贴的研究,但一直以来,光刮风不下雨,校车补贴迟迟未确定。每次总是发生了校车事故就讨论一阵,过后又没声没息了。某厂家校车相关负责人也向感慨。

虽然国家的校车补贴并不能解决所有的校车安全问题,但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国家如果能启动补贴政策,不管数额大小,都能说明国家有关部门对校车的足够重视。而配合国家的补贴政策,一般地方政府也会加强重视,积极施行上述两项新政并进行相应补贴,校车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没人愿当校车司机

国家级贫困县新疆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下称塔县)的孩子们曾经为校车欢呼雀跃过。塔县地处帕米尔高原,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这里大山横亘,自然条件异常恶劣,孩子们上下学常常需要翻山越岭。目前,全县共有15所中小学、7000余名学生。此前,为了解决孩子们上学难题,县里投入7000多万元,建设了一所寄宿制中学和一所寄宿制小学,边远地区的学生都可寄宿,一般情况下一个星期返家一趟。

为了解决农村孩子们上下学困难,特别是交通安全问题,县里也克服经济困难,投入300万元资金,购买了10辆标准校车,加上宇通捐赠的4辆校车,全县一共新配置了14辆新校车。

去年3月12日,县里举行了新校车的启动仪式。可是,了解到,去年3月12日,新校车全部到位后至今,除新校车的启动仪式外,目前在使用的校车不足5辆,而大部分的新校车仍一直停在停车场里,没开过一天。究其原因,全县符合条件的司机即持有A1驾照的司机非常少,雇佣费用昂贵且没有人愿意开校车。同时,校车运行和维护保养费用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很难解决。

按照新出台的校车标准,19座以上的校车必须要持有A1驾照的人才有资格驾驶。塔什库尔干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卢建国曾在全县作过一次调查,结果显示,全县持有A1驾照的司机没有一个愿意开校车。

主要原因就是待遇不高,与跑运输的收入差距太大。卢建国说。我们也出了四五千,但司机很难找。现在的问题是招不到司机。提起校车尚未全部启用,当地的政府部门也很无奈。

塔县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西南部,帕米尔高原东部。西北与塔吉克斯坦接壤,西南与阿富汗接壤。当地国际贸易非常发达。在塔县,持有A证的司机,在当地进行国际运输,月薪高达两三万元,这也导致当地政府开出的四五千月薪,根本招不到校车驾驶员。

学校不敢接受校车

无独有偶,有车却没有投入使用的并不止塔县。在广西的三江亦是如此。三江地方政府直接把车交给学校运营,可是当地的学校谁也不敢来接。接了以后要掏运营费用的,没有政府补贴,我们根本用不起。三江某校负责人告诉。

仅司机工资一项就是不菲的支出,校车正常的运营时间只有192天,每天行驶不超过50公里,但司机要按365天付工资。钱瑞愉告诉。

14辆校车仅驾驶员工资一年就要超过100万,此外还有大笔的运行维护费用。塔县相关人员告诉。

学校谁也不敢接,接了也用不起啊。三江县某学校的一位负责人告诉。他给算了一笔账,按照宇通开往春天的校车赠送车型计算,车价20万左右,加上各种附加费和税费,上好牌就需要支出两三万元。油费以一天50公里计算,75元每天,每月就是1500元左右,驾驶员工资每月三千至四千,还要加一位校车看护员,工资1500元左右每月,另外还有3750元每年保险费和日常维修保养费用。这样算下来,上好牌以后一年的费用就高达七八万。

当然,校车也可以收费,但在塔县、三江等贫困地区,校车根本无法实施有偿使用。在当地,很多小孩一天的早点费仅0.5元左右。如果校车收费的话,很多小孩宁愿走着上学也不愿意付钱坐车。

正是因为这些原因,有些学校甚至领了校车以后,直接租给别人获得一些租金。

不与经济完全相关

在一系列校车法规出台以后,校车企业纷纷推出了符合政策规范的产品,如上海汽车MAXUS大通、五菱集团、宇通、江淮等,都已经生产出符合最新国家标准的校车。

但去年校车市场并未出现明显增长。全国至少有2亿孩子需要送,去年只卖了2.8万辆,按平均每辆车20个座位,只解决了56万孩子的上学问题

校车闲置调查一年成本七八万还招不到司机

。 钱瑞愉告诉,全国的校车缺口至少50万辆。

一方面校车市场依然很难打开;一方面校车安全问题仍然频繁发生。五菱汽车工业集团销售总监欧培也对说。

虽然针对校车市场已连推两个法规,但校车问题仍频繁发生。去年12月26日,江西省贵溪市滨江镇洪塘村委会合盘石童家村小组发生一起接送幼儿园学生的校车侧翻水塘事故,造成3名儿童当场死亡,8名儿童经抢救无效死亡的严重后果。

校车问题仅靠学校是没有办法解决的,必须要靠政府的支持。欧培说。实际上,全世界的校车都是政府或政府和企业联动来运营的。如美国的校车,就是州政府统一管理,上下学时统一调配到学校,并由专业的校车运营公司和专职的公务人员在管理。

而从目前的操作情况看,校车管理得好不好,也不完全是由政府的财政能力决定的,还在于当地政府的重视程度。

浙江省经济强县德清能做好,省份GDP排名20名以后的吉林省同样能做得很好。而两者的共同点是地方政府对校车市场投入了足够多的重视。

政府并非把校车买来了任务就完成了。在德清完全是政府买车,政府管车,政府营运,校车运营需要多少,当地财政就补多少。而吉林省政府相当重视校车,只要买了校车就给补贴,政府每年拿出5000万元奖励校车运营,目前在运营的已有7000多辆校车,只要再增加2000辆,就能满足全省对校车的需求。

吉利还在长春建立了首家由公安局、交通局、教育局、保险公司、技术监督局联动,集保养、培训、救援、保险等功能为一体的校车专业服务中心。

地方热情需要中央调动

校车问题,大部分的地方政府就能解决。某地财政局的一位官员跟说,50万辆校车,一共需要1000多亿,分成十年去买,一年也就100多亿。仅每年吃饭浪费的钱,都够解决校车问题,此外还有官员旅游、洗澡、打高尔夫等的费用,买校车根本不是能力的问题。

山东省无棣县2011年地方财政收入仅8.33亿元,在山东省108个县市区中排名第八十九位。但无棣县走校车改革的市场化路子,也解决了校车问题。由当地一家爱心企业投资购买校车,按照市场规律运营管理;同时政府每年投入500多万元财政资金用于学生乘车费用的补贴。

很多地区校车工作没启动,甚至有些地方还借新政策打压校车市场。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去年8月,广州一所小学花费23万余元买了新校车,却上不了牌照,只能长期搁置在废旧车场。原因是广东省和广州市的校车安全条例实施细则尚未出台,车管所无法上牌照。

更多时候,地方政府并不想真正插手校车。不管还好,一管了要投入大量的财力、人力、物力。上述官员说。如财政局要出钱、交通局要进行校车运营管理,此外还存在运营过程中的监督管理,这些都牵扯到地方政府很多的精力。而校车政府管起来以后,不出事还好,出了事还要政府承担。

事实上,新的规范出台后,一些地区对校车采取了堵而不是疏。新校车上牌除了要符合新的标准外,还要经过各级部门审批,上完牌还要到教育部申请线路等。而原有校车,因为过渡期不明确,很多校车刚买了一两年,就已经通不过年检了。

很多地方政府至今仍认为只要推动GDP增长的项目、能够为自己带来政绩的项目,才是值得去推进的项目,而校车问题很多地方政府打心眼里仍觉得这是一桩赔本的买卖。上述政府官员告诉。

而这一切,都需要国家有关部门尽快拿出解决方案,敦促地方政府担负起,而不是靠孩子们的生命来换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