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智能

戒中山河第一百九十七章邪恶势力节能

时间:2020-10-19 来源网站:乌鲁木齐汽车网

戒中山河 第一百九十七章 邪恶势力

“我……通知的乃是关外‘天照道’的人。”左同光説出这句话的时候,神色忽然有些挣扎。

“什么?既不是明镜谷,也不是圣道?”萧云升大惊失色,左同光这个回答出乎了他的意料,现在忽然又多出了一个天照道来,顿时给事情又增添了一股疑云。

余苑舞怒道:“姓左的,你还敢糊弄我们,关外哪里有什么天照道的势力,你简直就是胡説八道!”

左同光喘息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説道:“我没有骗你们……的确是叫做天照道……只不过这个本身名字一直以来都不为大家所知道罢了,在关外,大家往往都称呼他们为‘孽种道’……”

“竟然是孽种道!”余苑舞目光闪动着,左同光一説出这个名称,她顿时就明白了,孽种道在关外那可谓是声名赫赫。

左同光缓缓説道:“天照道所修功法极邪极恶,常用婴儿炼化助长经血脉络,在关外声名狼藉,是以众人都称呼他们为‘孽种道’……如今在关外,提起‘天照道’本身三个字,普通修炼者反而没有多少人知道了……”

萧云升却久久都没有説话,自左同光説出“孽种道”三个字时,他的身躯便是一震,“孽种”是如此熟悉的字眼,先前闵培元、林风泽等人根据高风那里的説法,一直都是用这个词来称呼着他……莫非自己的身世竟和关外这“孽种道”有着关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脸庞上一片挣扎,过了一阵才平复下来,他看向左同光,忽然喝道:“不可能!先前那些人接走婉玉时,明明自称是什么‘圣道’之人,怎会忽然又来一个孽种道!”

左同光咳嗽了一声,又吐出了一口鲜血,他嘶哑着喉咙笑了笑,説道:“便是这世上随便找出一个恶人,即便造的孽再多,又有谁会自称自己为孽种呢……别人称呼他们为‘孽种道’,他们自称自己为‘圣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萧云升目光一抖,他总算是搞清楚了这其中的弯弯绕绕。然而想到朱婉玉居然沦落到天照道这么一个邪恶的门派之中,心中的担心是越发的深了,他一手指着左同光,咬牙切齿的説道:“你这畜生,竟然让天照道的人将朱婉玉带走了!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宰了你!”

左同光苍白着脸,虚弱的看了萧云升一眼,一听到萧云升説要杀他,他反而不害怕了,嘶哑着説道:“做了便做了,当初哪里会想得到那么多,不过是一心想要从天照道那里多求得一些宝贝赏赐罢了……天照道和明镜谷向来是死对头,我们帮天照道的人弄到明镜谷的子弟两税合并立法聚集了无数目光。 不仅仅限于内外资企业所得税统一这个层面,报酬自然不xiǎo……”

左同光的话倒是和林风泽所説吻説吻合上了,然而当萧云升一听到“报酬”这两个字时,目光中顿时闪过一抹寒光,他俯着身凑近过去,死死的盯着左同光,冷冷説道:“左供奉,你説的全都是实话,当真没有骗我半分?”

左同光缓缓摇了摇头,説道:“没有骗你,你问什么,我便説了什么。”

“那你看看这是什么!”萧云升拿出了那枚双修玉佩,递到了左同光的面前。

左同光见到这个玉佩,脸庞上大惊失色,他马上意识到了一个事情,不敢相信的看着萧云升,吃吃的説道:“少宗主他……被你杀了……”

萧云升冷冷一笑,説道:“对这狗杂种我还不屑杀,只是将玉佩夺了过来,哼,这玉佩便是天照道送给你们金蚕宗的报酬,对不对?”

左同光咬了咬牙,説道:“没错。”他想要问一下金铭通的消息,却又知道萧云升根本不会告诉他。

萧云升的目光越来越冷,説道:“好,既然你承认了这玉佩乃是天照道给你的,那事情便好办了。就我所知,这种玉佩明明是明镜谷的东西,何以给出你玉佩的却是天照道,还有当年你给过骆峰族一门功法《蓝翼诀》,而这《蓝翼诀》明明也是明镜谷所创的功法,你口口声声説是一直在和天照道联系,这个事情又怎么解释!”

余苑舞目光也是一抖,先前她缠着萧云升问过一些事情,对这些倒也了解个大概,心中也是惊奇得很,此时听到萧云升问出这个疑问,她紧紧的看向左同光,倒要看看左同光怎么解释这个完全矛盾的事情了。

“这玉佩竟然不是他们天照道本身之物?竟也和《蓝翼诀》一样,是偷仿自明镜谷的东西?怎么可能!堂堂燕道主怎么可能会骗我们!他明明説是天照道的攻击至宝啊!”左同光身躯一震。

萧云升喝道:“少给我耍什么名堂,快将事情交代清楚。什么攻击至宝,这玉佩明明就是双修之物!开启起来本就是双修功法,説起来和《蓝翼诀》乃是相同之物,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在和我装糊涂?”

“他们天照道欺人太甚,就这般看轻我们金蚕宗么……”

左同光目光挣扎着,过了好一会儿,才咬了咬牙,説道:“天照道和明镜谷乃是死仇,一心所想的便是如何颠覆明镜谷,并且最恨明镜谷自命清高……也许是因为放置了一个内奸的缘故,他们得以对明镜谷的各类功法有一些大概的认识,后面便仿制了一些,让一些子弟学习,然后再利用这些功法滥杀无辜,这样一来便将许多事情嫁祸到明镜谷的头上了……当年我们金蚕宗的确是从他们手中得到了一本《蓝翼诀》,宗主却渐渐发现了这门功法的残缺之处,是以认定了这门功法必然是仿制之物,便没有再练习了……这次的玉佩乃是他们道主亲自赠送,我们一直当镇派之宝,却没想到居然还是仿制之物……”

“仿制之物?”萧云升听到左同光这些话,心中其实已经相信了八分,细细想来,《这使其拥有更宽广的消费增长空间。蓝翼诀》比起他和余夜蓉修炼的正宗《蓝焰功》来,的确是有很多不足之处,并且随着境界的提升,威力的差距更是成倍的拉开,他那时便感到很是古怪。现在看来,倒还真不能用“同宗同源”来概括两本秘籍,还是“仿制之物”最能道破两者之间的微妙关系。

余苑舞咬了咬嘴唇,説道:“天照道好生卑鄙,自己作孽便就罢了,偏偏还要故意嫁祸给别人,当真是无恶不作,大家叫他们‘孽种道’,还真是一diǎn都不错,他们丧尽天良,迟早要被天下正道之士所灭!”

萧云升的心中抖落着,经过左同光这么一説,关于朱婉玉之事的一切疑问都已经明了了,没错的,朱婉玉正是被关外天照道带走的,天照道的目的正是为了报复明镜谷……

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天照道究竟会怎样对付婉玉……萧云升的拳头忽然捏得紧紧的。

“天照道的人现在究竟将婉玉怎样了?你可知情?”萧云升咬牙切齿的问道,朱婉玉被死敌带走,这一切算起来都是左同光造成的。

(ps:感谢tjj看书两张月票支持,感谢爱作的事四张月票支持!感谢jxwnzhagnlu和caishen19的打赏!感谢冰火情人和机友的月票支持!)

小便黄赤是什么原因
阳泉白癜风好的医院
陇南哪里治疗白癜风好